钟南山回应青蒿素专利之痛:我的实验室一旦有发现就申专利-

2019-04-27 13:18

在钟南山看来,一个人是否能够长寿,15%取决于父母的遗传,17%取决于社会和自然环境,医疗条件有着8%的影响,剩下的60%是生活方式,且起着决定性作用。

每经记者 吴林静

当79岁的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出现在记者面前时,精神矍铄,看上去仿佛才进入不惑之年。

在钟南山看来,一个人是否能够长寿,15%取决于父母的遗传,17%取决于社会和自然环境,医疗条件有着8%的影响,剩下的60%是生活方式,且起着决定性作用。

今天(10月9日),由金沙讲坛办公室与成都商报社联合主办的银泰中心成都商报"我看未来20年"大型公益系列演讲开讲,钟南山与成都百姓们分享他的养生法宝--把锻炼当吃药,正所谓"上医医无病,中医医欲病,下医医已病"。

"养生、医未病"的理念算得上中医的强项,然而中医近几年的处境并不理想。对于校友屠呦呦凭借青蒿素获得诺奖,钟南山认为青蒿素给中医中药现代化提供了很好的典范,只是中国在知识产权保护方面意识不强,导致专利流失海外。

钟南山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以下简称NBD)专访时表示,他已成立实验室,研究通过中医治疗流感,如今,他的团队一旦有了医学上的发现,便会立即申请国内、国际上的专利。

谈青蒿素:是个很好的中药现代化案例

NBD:屠呦呦获得诺贝尔奖,您如何看待这项认可对中医药推广的促进作用?

钟南山:屠呦呦也是北京医学院的(注:现北京大学医学部),她一口宁波口音,不大说话,不起眼。那个时候有500多人在搞疟疾治疗研究,她干了4年。屠呦呦从中医方面看到青蒿素,用乙醚提取出来,做了很关键的工作,到现在为止治疗疟疾还是以青蒿为主。

她获得诺贝尔医学奖,说明传统医学有很多好东西;同时,传统医学必须得有现代方法来整理、提高,所以她这个是一个很好的中药现代化案例。

NBD:中医应该如何实现现代化的突破?

钟南山:中医很多哲学理论跟现代医学是非常相似的,"治未病"的提法,各个器官相互之间的联系等,但不能够只停留在那儿。屠呦呦是受到《肘后备急方》的启发,再改用乙醚低温提取,得到了青蒿提取物,去其糟粕,取其精华。

用现代医学的理念、方法、技术来整理、提高、发掘中医,切入点可以先从中药开始。

NBD:在中药的种植、提取、制剂环节中,我国长期处于产业链最底层,沦为了原料生产大国,您如何看待这样的现状?

钟南山:以前我们没有注意知识产权的保护,当时也不太懂专利。按理说青蒿素是中国的知识产权,最后专利却被法国人拿去申请了。这些问题以后应该受到重视,中医的发展、中药的发现,首先要有专利的保护。

我手下有一个专门的中医组,专门研究各种各样流感的药,已经做了5年,分离出了一些有效的东西。一旦有什么发现就申请专利,包括国内的、国际的认证。

谈医改:大医院收入高是不正常的

NBD:虽然中医强调"治未病",但您看,演讲完仍然有那么多人争抢着向您寻医问药,老百姓有着对"专家号"的需求,您怎么看待这样的现象?

钟南山:这需要解决三级医疗服务体系的问题。昨天,美国一个很出名的临床医生到四川大学华西医院参观,他没想到有那么多病人。以前,有个专家到北京儿童医院一看,他说那里一天的病人等于他们看3个月的病人,这就是我们三级医疗不健全的体现。

分级医疗本来是对的,但是在第二级,没有很合格或者很优秀的全科医生,全科医生真能解决问题,百姓也不想去看。

4月份,习近平专门讲了医改问题,政府要对公立医院的公益性负责,政府要彻底摆脱掉大医院逐利的做法,当时我很受鼓舞。现在有的大医院,4千多张床、7千多张床,收入这么多,这是不正常的,大医院的主要功能应该是解决疑难病。我们现在一个上午就看三个病人,6个科室来讨论,收入就是三个病人的量,没多少,但大医院就应该这么做。

NBD:您曾经提到"7年医改还没有找到抓手",您怎么给医改开"药方"?

钟南山:我坚持认为,医疗绝对是要公益化的,医疗主体绝对不能市场化,现在医疗相当程度上还没有转换成公益性,还方面需要完善。尽管这几年医保、社保、城镇职工医疗有了很大改善,但是大医院的公益性还没有真正体现。

大医院的收入应该主要是政府来负责,比如60%应该是政府拨付,剩下30%可以采用激励模式去解决。现在却反过来了,政府给的只占医生收入的10%,所以医院被逼着去创收。创收就会有很多问题,你要一个上午看50个病人怎么可能看好,不可能。

我很幸运,学生帮我"过滤"之后,我一个下午看10多个病人,当然我心态好,否则你看着这个病人就想着下一个,那怎么办?现在医改没有抓住最要害的东西,"预防为主"、"治未病"等理念有待大力推行。

谈移动医疗:看病不是看病,是看病人

NBD:虽然推行医改,但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依然没有得到解决,如今不少企业布局移动医疗等新兴医疗服务模式,您怎么看待医学界的"互联网+"?

钟南山:互联网医疗是找比较高端的医务人员来解决群众很急需的诊断、治疗问题,能解决相当大一部分问题。

这里面又分为互联网医疗和物联网医疗。物联网医疗的意思就是,比如呼吸系统疾病的诊断,患者先对着手机或采集终端讲讲病情,再吹一口气,终端采集信息后通过物联网、互联网传到医生端,医生分析后回传,起到诊断和治疗的作用。

NBD:您认为这些能成为撬动医改"顽疾"的杠杆吗?

钟南山:我现在的做法,是我的助手帮我筛选,普通的他们看,真正困难的、全国各地来的我看。通过互联网也可以达到这样的效果,但我觉得不能完全解决,因为看病不是看病,是看病人,所以我觉得互联网可以使我们诊疗水平进一大步,但是不能全面代替。

医生要通过分析进行诊断和治疗,需要跟病人面对面地了解其想法和需求,这是非常重要的。为什么有时候病人等了三个钟头,我见面跟他谈了8分钟他就很高兴,他就希望得到一个鼓励和信心,也不用花很多钱,这是跟病人交心的过程。

另外,有时候要决定这个病人是否需要手术,不能通过互联网来解决,要通过面对面交流,医患共同决策。

社区医疗我很推崇,医生看病需要面对人,而不能说通过电话通过网络就能解决。

NBD:现在移动医疗APP多达2000多款,大部分都设置了微问诊、挂号、咨询等功能,您认为它们承载的功能哪些可以强化?

钟南山:随着三级医疗服务体系的改善,从市场角度看,互联网医疗不单连着国内还可以连着国外。社区医疗、全科医生发展,具有导诊功能的移动医疗平台作用越大。

分享到:
收藏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