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本土制造企业主的升级转型故事

2019-07-24 10:55

   掌舵着亚洲最大的索带生产企业,佛山南海新兴利合成纤维有限公司总经理谢志江还是个足球迷、摄影发烧友。恒大的比赛,他每场必看,风雨无阻,最近正忙着张罗佛山足球联赛;旅游也是他生活中不可或缺的调味品,他要定格各地美景。

  而能让他如此悠闲,一部分功劳要归于他研发打造的数字工厂。

  在南海蓬勃发展的各类工商企业中,1994年注册的新兴利资历并不算老;但这家隐身于南海国家生态工业示范园的企业,已成功完成了传统制造业向机械化、自动化生产的转型,如今正进行智能化改造,向工业4.0迈进,还计划改造陶瓷、胶合板、造纸等行业的生产流程。

  1997年从当时少有的证券专业学成毕业,谢志江却选择回到丹灶投身实业。他用化纤做过水鸟被;在纤维里添加粉末,制成保暖内衣;开发出防菌纤维,生产防非典口罩等,最后开发出PET索带,专心进军打包带市场。

  金融科班生的实业选择

  刚到不惑之年的谢志江是土生土长的丹灶人,1997年毕业于暨南大学证劵专业。当时很少有高校开设证券专业,专业教师也少,给我们上课的都是广东省证监会老总级别的人。谢志江说。

  证券业是金融业的重要组成部分,当时专业金融人才很少,谢志江的不少同窗都进入了金融业,现在仍有不少同学活跃在投行、证券等单位,但是,他却选择回到丹灶,投身实业。学了几年证券、金融,还是觉得做实业稳健,心里踏实。将近20年过去了,他从未后悔当初的选择。

  谢志江的父辈在上世纪80年代就做矿泉水瓶生意,1994年,和香港股东合资办起了新兴利,生产涤纶纤维。毕业进入工厂后,谢志江一直钻研聚对苯二甲酸乙二酯(PET)再生行业。他用化纤做过水鸟被;在纤维里添加粉末,制成保暖内衣;开发出防菌纤维,生产防非典口罩等。在2010中国(千灯湖)金融科技产业融合发展论坛上路演时,谢志江曾提及据说非典时香港特首带的口罩是我们工厂生产的。

  2004年,谢志江原创性开发出PET索带,于是将化纤厂等业务砍掉,专心进军打包带市场。

  打包带属于工业品的耗材,国外同行普遍使用石油产品,既不环保又高成本;而新兴利的PET索带利用自有技术,将回收的矿泉水瓶改性、增韧做成高强度的打包带,成本低廉而且环保。

  在新兴利公司网站首页,一条绿色的打包带拉住了意大利比萨斜塔,防止其倾覆。这条绿色的打包带就是新兴利的拳头产品。用我们生产的塑钢带替代钢带进行打包,安全高效,环保美观,还可以节省50%的成本。谢志江说。

  广东蒙娜丽莎新型材料集团有限公司原本使用钢带打包瓷砖,但存在刮花陶瓷、运输不小心就容易损坏等缺点。2006年蒙娜丽莎改用新兴利的塑钢带,发现其在受到外力冲击时还有一定的缓冲力,保证了货物安全;其产品表面平滑,与钢带相比不会生锈,在打包及运输过程中不会割伤陶瓷表面,有效地保护了作业过程中陶瓷产品的安全。该公司原来每月约使用10多吨钢带,但使用塑钢带之后,每月可节省一半的使用量。

  打造数字工厂

  很多传统制造企业是在市场需求下降、劳动力成本上升、企业效益下滑、环保政策收紧等因素的倒逼下,被迫进行转型升级。而谢志江则不同,他是在企业拥有30%50%高速增长率的情况下主动转型。

  高速增长中的主动转型

  在前些天的第118届广交会上,新兴利携最新研发的包装机械及口碑产品高强度打包带亮相。虽然参展商众多,竞争也比以往激烈,但新兴利的摊位门庭若市,众多客商主动上门咨询和索取资料,其中不乏来自英国、德国、法国等国外客商。仅是广交会几天时间里,该公司意向成交额就超过千万美元。

  据会后统计,新兴利的摊位咨询人流量超包装同行的60%,力压同期参加广交会的各包装同行,再次稳坐品牌巨头宝座。

  新兴利成功的秘诀之一是将数字化、自动化与自身发展成熟的环保产品相互结合,成为包装行业创新改革模范。这一朝工业4.0迈进的举措,正是谢志江眼下的一次转型。

  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很多传统制造企业在市场需求下降、劳动力成本上升、企业效益下滑、环保政策收紧等因素的倒逼下,进行转型升级。而谢志江则不同,他是在企业高速增长中的主动转型。

  我们的产品行业跨度很大,应用范围很广,需求刚性很强,经济周期不敏感。金融危机我们没有感觉到,当时我们还在扩产。谢志江表示,行业的特点以及自身产品的强劲竞争力,帮助新兴利赢得了市场。

  目前,新兴利已是亚洲最大的索带生产企业,生产出的产品在造纸、玻璃、陶瓷、砖瓦等行业广泛应用,其客户群体中有60多家上市公司。5年前,其年销售额已破亿;近几年,新兴利也一直有30%50%的增长,而且这还是谢志江有意控制下来的发展速度。

  3年前,新兴利旧厂房因政府征地需异地重建,谢志江就萌生了打造数字工厂的念头。如今的新兴利生产车间更像是一个无人化数字工厂的试验品。

  大数据被成功应用在新兴利的生产车间内,一条打包带生产流程中的每一个环节都被看成可以独立控制的变量,并有相关数据直接上传到车间中控室。我们会根据各个环节传回来的数据进行逐一调控,最终实现生产效率的最大化。谢志江表示,应用大数据后,他去车间的时间直线减少,以前一定要去到车间才了解情况,现在坐在办公室,所有的生产环节一清二楚,没有特殊情况,根本不必常去生产一线。

  新兴利的业务已经被分成两块,一块是传统的打包带业务,另一块则是数字工厂的打造。今年,谢志江注册成立了佛山NO.数字工厂公司,已有80人专注于数字工厂的业务。多家风投表达了投资意向。

  研发企业大脑

  谢志江认为,工业4.0并不只是简单的机器换人。要实现生产智能化,不仅要做硬件,更要做软件。在他看来,中国的工厂使用数字化软件技术,结合精益生产管理技术、机械硬件、电气技术,可以探索出一种具有中国特色的新一代生产方式。

  为传统制造智能化探路

  和一般企业试水数字工厂不同,谢志江认为,工业4.0并不只是简单的机器换人。要实现生产智能化,不仅要做硬件,更要做软件。研发这一软件,正是他打造数字工厂的关键。

  在新兴利数字工厂中,需要监测的数据,通过数字式传感器抓取,被传送至电气技术层面的可编程逻辑控制器,再通过制造执行系统传送至车间唯一的工控机上,随后由双保护光纤将数据双向传送至云服务器,与企业资源规划数据进行连接交换。

  谢志江说,通过这样的流程即可打通生产领域与后勤运营、外部订单需求的数据孤岛。其中,核心控制器工控机就像一个大脑,在数据流通中进行命令的下达、步骤的控制。

  这套系统完全是我们自主研发的。谢志江说,曾有外国企业来参观,看到屏幕上的系统问他是否有英文版,他说仍未翻译,当时他们一点都不相信,认为我们无法研发出这样的系统,应该是从国外买来的。

  在谢志江看来,中国的工厂,使用数字化软件技术,结合精益生产管理技术、机械硬件、电气技术,可以探索出一种具有中国特色的新一代生产方式。

  在自我试验的同时,他希望能为上下游企业提供流程再造。新兴利的客户多为陶瓷、胶合板、造纸等流程行业,不比大企业在智能化改造上的一掷千金,中小企业对智能化改造则抱着一种试探心态。我们就是想让中小企业看到,我们这样一个塑料企业都可以做成数字工厂,为什么他们不可以?谢志江说。

  从投资回报率来看,以正常计算不会超过四年,事实上一般两年即可回本。谢志江说,工厂进行智能化改造不仅能带来人力成本的节省和效率的提高,最重要的是可以对生产工艺进行优化。以新兴利为例,通过数据的分析,至少三个月可进行一次工艺优化,每次能提高20-30%的效率。

  虽然谢志江还没对数字工厂进行正式宣传,但每星期都有四五家企业前来参观。很多企业主都用震撼来形容。谢志江表示,打造一个示范性的数字工厂一直是他努力的目标,我们希望通过这个平台,能和更多企业合作,为更多有需要的工厂进行流程改造和提升。

分享到:
收藏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