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器人来了,你是悲观还是乐观

2019-10-22 10:05

  在北京北四环一家火锅店里,刀削面的业绩特别引人注目--几乎每桌都会点一份。并非此店刀削面风味独特,而是点了面后,人们可观摩一名方头方脑的机器人挥舞着手臂,为客人们削面。从前只在科幻小说和电影里出现的机器人,如今已进入人们的生活,给人类社会带来越来越大的冲击。美国智库已经从经济社会影响、人机关系、未来监管等各个方面进行了超前的研究。

  社会经济冲击:乐观VS悲观

  美国皮尤研究中心8月发布的调查报告《2025年的数字生活:人工智能,机器人及就业的未来》,以及麻省理工学院教授埃里克布林扬福森和安德鲁迈卡菲的报告《人工对智能》研究了机器人给人类经济和社会带来的影响。

  到2025年,网络化、自动化的人工智能应用和机器人设备所取代的工作,能否超过它们所创造的工作?这是皮尤研究中心向1896位机器人专家提出的调查问题。结果受访专家的分歧程度令人惊讶:48%的人赞同这一悲观估计,保持乐观的人仅占微弱优势。

  悲观方提出三个理由:机器人的使用已抢走部分蓝领工人的工作,随着智能技术的发展,未来白领的工作也将被机器人占据;少部分技能水平高的人能在机器人时代继续工作并得到高薪,但大部分人的工作将被机器人取代;教育体系尚未做好培育机器人时代职场人才的准备。因此,机器人对就业的影响是负面的,收入不均的现象会进一步恶化,导致社会秩序崩解。

  乐观一方则认为,历史表明创新会创造新的工作;人类会通过发明全新的工作、利用独特的人类能力来适应时代变化;机器人技术将把人们从繁重的日常劳动中解放出来,甚至将在更积极意义上重构工作的含义;最后,人类社会能通过决策控制自己的命运走向。因此,不必对机器人抢走人类就业过于担心。

  布林扬福森和迈卡菲认同机器人将抢走部分人类工作这一观点,但他们对未来并不悲观。《人工对智能》指出,当前发展存在一个悖论:一方面人类生产率水平正处于历史新高,21世纪前10年的生产率增长速度超过了20世纪90年代大发展的10年;另一方面中产阶级收入和就业率都在下滑。

  他们认为,这实际上体现的是创新驱动的经济重组阵痛期。机器人技术的进步可促进经济跨越式发展。技术发展会把蛋糕做大,有些人分得的蛋糕却更小,是完全有可能的。但只要找到一个共享利益的方法,人们就可少工作,多去发现人生的意义和价值。

  值得一提的还有机器人技术对当前制造业的影响。目前,美欧各国纷纷以工业机器人技术为抓手,重构制造业。比如,美国白宫科技政策办公室在去年3月发布《从互联网到机器人--美国机器人路线图》的白皮书中明确提出,要在中国大规模使用机器人技术之前,抓住机会将制造业带回美国。这也表明,中国正处于从依赖廉价劳动力到依靠机器人技术升级制造业的机会窗口期。

  人机关系:规范促进行业发展

  布林扬福森和迈卡菲还提到,在深蓝电脑战胜人类棋手后组织的人类VS人工智能比赛中,全世界的最佳棋手不是人,也不是计算机,而是由人类和计算机组成的一支联合团队。这说明人和机器合作,才能达到两者智能的最大化。

  人与机器合作,是布鲁金斯学会关注的主要议题。该学会组织了机器人来了的民用机器人专题,从今年4月起已发布5篇报告,其中《人类如何应对机器人:以好的设计构建公共政策》、《我们电子人的未来:法律与政策启示》、《需要建立联邦机器人委员会》3篇报告,分别从机器人设计与人机互动、机器与人界限模糊导致法律问题以及在联邦层面上具有机器人专业知识的专门监管机构缺位等宏观层面,探讨机器人技术的规范和监管问题。

  卡耐基梅隆大学社交机器人专业的博士生希瑟奈特特别注重人类与机器人的互动方式。她在报告《人类如何应对机器人》中提出,今天对机器人的设计考量很可能预示明天的政策选择,因此设计原则十分关键。

  她提出人机互动设计的五条原则:机器人应增进人类的经验,而非形成社会隔绝;考虑机器人的社会影响力;在关注如何对待机器人的同时,鼓励用户的积极体验;刻意设计一些外形像机器而不像人的机器人,以免人类与机器人产生共情体验;考虑设计外形像机器还是像人,对人类最有益。

  奈特非常强调最后两点,她认为如果机器人的外形设计像人,人类会有将机器人人格化的倾向,对机器人产生共情的心理效应。机器人不需要在外表上看起来像人类,也可作为人类社会的角色而存在。

  机器人设计师和政策制定者可能需防止人类对机器人的过度依赖,因为机器人终究不能代替人与人之间的健康交往。因此,在行业发展初期就要设计好人机交互的模式,将感性最小化的同时,最大化社会效益。

  本杰明威茨与简张(音译)的报告《我们电子人的未来》认为,人类正在逐渐变成电子人,比如现在伤兵会安装带一定智能的假肢,病人会植入心脏起搏器等,都是设备模糊了人与机器界限的例证。这种技术演变将对未来社会如何运作有重要启示。在今年6月美国最高法院的赖利诉加利福尼亚(Rileyv.California)案中,法院承认技术设备在某种程度上是人的一部分。

  按照这一思路,如果人类变成电子人,那么美国宪法会将数据变成被保护的客体的一部分。这在现有的法律概念上是一个挑战。在人类未决定人和机器将在何种程度上一体化之前,隐私保护将成为重要的法律问题。

  瑞恩加洛则呼吁美国在中央层面成立由专业人士组成的联邦机器人委员会。加洛在报告《需要建立联邦机器人委员会》中认为,现有机器人监管机制的一大弱点是监管人士缺乏专业知识。比如美国联邦航空局(FAA)的最新管理政策,对无人机的定义模糊不清,以至产生误解,在现实中很难执行。

  因此,尽管现实中已有白宫科技政策办公室、国家标准与技术研究院等监管机构,美国还需要一个由工程师和计算机、法律、政策等领域专家组成的联邦机器人委员会,负责拨付研究基金、为立法者提供咨询、建设国际机器人交流平台等任务。

分享到:
收藏
相关阅读